2019/03/10 08:59 星期日

文化园地

员工文化
员工风采
摄影随笔

员工文化

您现在所在位置:首页 > 文化园地 > 员工文化 > 正文

“牛牛”返岗记

来源:深圳大空港项目   作者:刘忠强   摄影作者:   编辑:八局铁路   阅读:318   更新:2019年02月28日  

        “返程精彩不?相当精彩!转了6趟车,转得我都想哭!”
       “太难了!一路风雨兼程,感觉像在逃难。”
       看着桌上那两张填得密密麻麻的差旅费报销单,深圳大空港截流河项目部的“牛牛”思绪万千,难掩心中感慨。
       “牛牛”真名牛淇,90后小女子一枚,家在河南济源,距深圳1600公里。要在平时,从济源到深圳,汽车火车各一趟,11个小时就可抵达,因为赶上春运返程高峰期,“牛牛”的返程之旅完全变了样。让我们顺着“牛牛”感慨万千的思绪,回到半个多月前的济源,一起去感受“牛牛”和她老公精彩而又难忘的春运返岗经历吧。
       正月的广东,艳阳高照,春风吹拂;广东以北,天昏地暗,寒风凛冽。按原计划,“牛牛”他们将于初七上午出门,从济源乘坐大巴到郑州,再从郑州从高铁到深圳。大雪从年三十就没停过,担心天气变化,“牛牛”决定提前到初六出发。初六傍晚7点,冒着漫天纷飞的雪花,“牛牛”和老公离开温暖的家,踉踉跄跄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,打的来到济源站,等待一个多小时后,坐上了20点30分开往焦作的K270次绿皮火车,在焦作又转城铁,一路晚点一路折腾,快零点时,精疲力竭的他们终于到达了郑州的亲戚家。
       “牛牛”的第四趟行程,是郑州到长沙11时29分开车的G83次列车。尽管火车开车时间接近中午,“牛牛”他们还是起了个大早匆匆赶到郑州东站,边等待边继续抢长沙到深圳的火车票。等了二个多小时,开车时间已到,期待已久的“请旅客们排队检票进站”的广播始终未曾响起,取而代之的是“因风雪缘故,列车晚点,请广大旅客耐心等待”的广播。让“牛牛”欣慰是的,三个多小时没有白等,候车过程中,他们终于抢到了长沙到衡阳的车票。“能抢到票太不容易了!从元月13日开始放票我们就一直在抢,找了几个黄牛都没成功,没想到那天居然抢到了。”“牛牛”和她老公长出了一口气,尽管目的地不是深圳,但总算有了上车的通行证。“牛牛”说,如果没抢到,长沙朋友的车还有一个空位,她老公将搭乘前往深圳,她自己则留在长沙继续抢票。
      12点半,在一众旅客的翘首盼望中,姗姗来迟的G83次高铁缓缓驶进了郑州站。这一趟也不太顺利,因为风雪导致断电,列车晚点了近二个小时,17时30分才到长沙南站,3个半小时后,“牛牛”将开始他们的第五趟行程。也许是为了疏散候车大厅的旅客,离开车还有近一个小时,晚上8点,“牛牛”们就被放进了站台。站台上北风刺骨,吹得“牛牛”鼻涕直流,不停地哈气跺脚。看着一列列火车来了又走了,饱经风“摧”的“牛牛”冻得实在受不了了,鼓起勇气走向车门,言辞恳切地请求列车员允许她上车。一次,又一次,多次尝试,春运期间的列车员个个铁面无私,“牛牛”最终还是没能提前上车,继续在凄风中苦等。
      夜晚寒风掠过的站台上,四十多分钟的等待异常漫长,“牛牛”感觉时光都凝固了。20时45分,“牛牛”和老公终于进入了G6129次列车温暖的车厢。火车上人太多了,空气沉闷得让人有点透不过气来。火车缓缓启动,“牛牛”悬着的那颗心却依旧没有放下来,“不知我们乘坐的列车是否是‘复兴’号,如是的话,‘复兴’号对超员有严格的限制,在衡阳将很可能被赶下车,那该如何是好?”担心归担心,“牛牛”老公还是硬着头皮去补票,幸运的是,他们补到了本次列车终点站广州南站,尽管是站票,还是让“牛牛”悬着的心放了下来。40多分钟后,列车到达衡阳站,凳子都还没坐热,“牛牛”和老公就站到了走廊上。老公心疼“牛牛”,在车厢连接处找了个小空地,在皮箱上垫上衣服,给“牛牛”造了一个座位。列车继续在黑夜前行,许是恶劣天气的缘故,一直未达到正常速度,到广州南已是0点30分,又晚点了40分钟。还好,好几个同事也是在相近时段到达,项目部安排了车辆接站,“牛牛”开始了她的春运返岗的第六趟也是最后一趟行程。凌晨3点,“牛牛”和同事们平安到达了项目部驻地。
       初八早晨7时55分,“牛牛”和老公准时出现在项目部办公室。当同事们听说“牛牛”和她老公艰难曲折的返岗历程后,大伙儿佩服不已。因为春运,一次二趟车的旅程,被分割成了6趟;因为春运,11个小时的旅程,被延展成了32个小时;因为春运,的士、绿皮火车、城铁、高铁、中巴,只要是地上跑的交通工具,“牛牛”几乎坐了一个遍。
       有朋友问他俩,都知道春运买票难,迟回来两天也可以理解,何至于搞得这么辛苦?值得吗?“牛牛”老公、五工区主任樊思伟这样回答,项目部要求,部门、工区主任初八必须到岗,我们俩既是党员,又是项目的中层干部,受公司执行文化熏陶多年,党员干部的身份也决定了再苦再难,我们执行都不应找借口。正人先正己,否则,我们如何去管理、教导下属?

 

Top